嫁入豪門8年瘦到只有44斤,被掃地出門的伍智恒,都經歷了什麼?

嫁入豪門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,這句話送給伍智恒再貼切不過。

丈夫不經意的一句: 你胖了,就把他們的婚姻斷送了。

看了他們的故事,小家碧玉,心系豪門這樣的事相信會少很多。

八年的時間,從天生麗質的嫩模成了一張「紙本人」,嫁給闊少的她到底經歷了什麼?

01

伍智恒生在一個杏林世家,從她曾祖父開始就行醫,祖父和父親也都是很有名望的醫生。

她從小生病了,爸爸看一下,喝點中藥就活潑亂跳了。

從來沒有吃過西藥丸子,沒有打過點滴。

父親一直想讓她繼承自己的衣缽,把醫術發揚光大,可是她卻對娛樂圈更有興趣。

她的夢想是考入牛津大學, 可是這個理想在她十六歲那年完全改變了。

從她十歲開始,親戚朋友街坊熟人,就一再斷言她會成為一個模特。

十六歲那年,她和兩個朋友一起逛街,一個中年人給了她一張名片。

她輕輕松松地就進入了模特圈兒,成為大家所羨慕的對象,她很熱愛在舞台上的感覺。

此時她被一雙眼睛盯上了,他是永安百貨創始人的兒子郭永淳。

永安是一家歷史最悠久的連鎖百貨店,創建于1917年,創辦人是富商郭樂、郭泉兄弟。

模特幾乎都是完美身材,外表光鮮亮麗的女孩子,在她們的身邊從來不缺乏追求者。

伍智恒的身邊更是如此,郭永淳除了家境還可以外,外形上并不怎麼吸引人。

這個其貌不揚的富二代并沒有入她的法眼,因為最初她根本不知道這是永安百貨地「太子爺」。

他們是通過朋友認識的,這個小伙子總是眉眼帶笑,笑得很溫柔,眼睛亮亮的。

一個男人,可以不帥,但是一定要有風度,要有修養,這個小伙子就是這樣的人。

有一次伍智恒跟公司的模特,還有郭永淳去酒吧玩。

正當他們準備離開時,有人過來調戲伍智恒。

郭永淳走過去讓對方放尊重一些,可是沒想到卻被掄了一拳,但這拳沒錘在他的臉上,卻被格擋開了。

原來郭永淳練習過很久的散打搏擊,對方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無趣地離開了。

從那一刻開始,伍智恒對這個長相平平的男人有了好奇心。

02

伍智恒的父親知道女兒跟永安百貨的公子談戀愛后非常反對。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父親不想女兒的未來有太多變數。

雖然自己并不是大富之家,可是也不需要女兒通過嫁豪門改變生活。

不久之后,女兒收到耶魯大學的通知書,家人都非常開心。

只有伍智恒悶悶不樂,因為她不想去上大學,只想跟男朋友在一起。

雖然父親和母親唱完紅臉唱白臉,軟硬兼施,但女兒依然不為所動。

二零零零年,22歲的伍智恒嫁給了25歲的郭永淳。

她才剛剛22歲,鮮少再參加模特活動,「全職太太」這個身份卻占據了她生命中的大部分時光。

突然去做了全職太太,內心肯定會有落差,她想要重新回到以前的地位,恐怕有點難度了。

一天,丈夫郭永淳不經意間和她說了一句「你最近胖了」。

這下就令伍智恒如臨大敵了,她開始拼命減肥,吃下大量的減肥藥。

這五個字卻讓她如臨深淵,仿佛瞬間一個晴天霹靂,她整個人就不好了。

從那一天開始,她一天只吃一頓飯了,神精開始郁郁寡歡起來。

我們看到模特傲人身材的時候總會羨慕不已,殊不知她們背后的付出是何等艱難與辛酸。

模特出身的她,居然會被男友說胖了,她無法接受。

離開模特圈后,褪盡鉛華,確實放縱自己了。

「要想人前顯貴,必要人后受罪」。

每天中午只吃一塊菠蘿,其余時間喝鹽水,這樣的方式堅持了很久。

她成功了,但是卻太過成功了。

她瘦成「紙片人」,肋骨凸顯,走起路來像是「行走的骨架」。

此時的她五十斤都不到了。

演員秦嵐曾說:「真正上鏡的演員,私底下看都瘦得跟鬼一樣。」

伍智恒上鏡都跟鬼一樣了。

不久之 后,她被查出,患了罕見的一種疾病,上腸系動癥候群,此時她的生理期也沒了。

中藥、西藥吃了無數,依然無果,后來通過手術醫治,可是從那之后胃部無法正常蠕動了。

她覺得一輩子帶著病不是想要的生活,決定孤注一擲做第二次手術。

可是這一次又導致了腸道阻塞和黏連,需要通過輸營養針才能生活。

她的牙齒開始脫落,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。

豪門婚姻非常看重子嗣的傳承,此時的她是不可能孕育后代了。

03

早初患病時,丈夫一直很疼愛她,陪伴在她的左右。

可是后來丈夫經常幾天不見人。

2005年,丈夫回家看望她一次后,在病床前跟她說:「你需要安心靜養,我們分居一段時間吧!」

她沒想到,丈夫說的這一段時間,居然讓她兩年沒見到這個人。

原來,丈夫和明星楊愛瑾每天如膠似漆,對于這一切,兩年的時間里,伍智恒渾然不知。

楊愛瑾是TVB的當紅女星,出演了《我的最愛》《親愛的》里的主角。

她青春靚麗,渾身散發著朝氣,甜美的容貌讓「太子爺」郭永淳深陷其中。

還在盼望丈夫來看望她的伍智恒,沒有等到丈夫來看她,等到了是失婚申請。

丈夫以「分居已經兩年」為由,提出了失婚的請求到法庭,這一切讓她眼前直冒金星。

此時的伍智恒猶如置身地獄,病情反復加重,此時的她患上憂郁癥。

在這個時候,她大大小小的手術做了10次,體重僅有22公斤,像是一具行走的骷髏,只有一雙眼睛絕望地瞪著。

她日日夜夜都想不明白,當初那個英雄救美的年輕人,他為什麼如此絕情?

咽不下這口氣的她把丈夫告到法庭,直言楊愛瑾就是一只可惡的狐貍精。

她最主要是想跟丈夫索要「救命錢」,她提出每月要給4.5萬的贍養費。

沒想到這一紙訴狀,把丈夫這個「偽豪門」給揪了出來。

原來丈夫徒有其名,他的父親是永安的非執行董事,且早就退休多年了。

他沒有控股權及決策權,只持有公司0.03%股份,到2008年約值300萬元。

婚后不久,伍智恒患病,他把錢花在了這里,當時他參加工作不久,只領著每月三萬不到的薪水。

最終她得到了每月2.2萬元的贍養費,可是她不接受這個結果,后來對方給提到每月3萬。

一年之后,前夫郭永淳發布聲明,表示他是和前妻分開之后,才跟楊愛瑾交往的。

此時的伍智恒早就心灰意冷,他只想去國外得到更好的條件看病,可是她卻拿不出費用。

03

楊愛瑾在跟「太子爺」郭永淳結婚后,就隱居幕后,在家相夫教子了,這后他們生了三個孩子。

不知這個「偽富門」哪來的錢養活人家?難不成,他是一個真豪門?只是不想支付更多贍養費?

丈夫的一句「你胖了」,就讓她如驚弓之鳥,一步步走到今天

一個女人,如果放棄外面的社交圈,退守在家里,這份犧牲,可謂是自殘。

要知道,一個人,脫離了社交,她的思維水平和生活能力,會呈一個逐步下降的趨勢。

為了治病,伍智恒把那麼多年買的名牌包和鞋子全都賣掉了,現在的她身體慢慢好了起來。

曾經那些圍繞著她轉的男人早就無影無蹤,只有她的父親整日陪伴著她,父親和她說:「女兒不要害怕,爸爸養你一輩子。」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