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他放棄百萬年薪出家為僧,與妻子告別時,妻子:願再無來世

2015年8月3日,一位身價過億百萬年薪的男子決定出家為僧,這樣的行為讓其父母與妻子震驚不已,可面對家人的阻攔和老婆的挽留他都無動于衷,最終他與家人斷絕了關係,妻子也給他遞來了離婚協議書,並對他說道:

「願我們再無來世。」

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個男人如此決絕?

為什麼年薪百萬、身價過億、生活幸福的劉景崇寧願放棄家人,也要選擇歸入佛門呢?

這個男人名叫劉景崇,1976年出生在廣東新興縣的一個農村家庭裡,雖然家裡貧困,但是父母還是堅持讓劉景崇讀書學習,他們不願看到自己孩子未來和他們一樣,每天過著起早貪黑的生活,劉景崇也很懂事,即使學校離家遠,每天需要跋山涉水走很遠的路他都堅持下來了,並且學習成績一直很好。

但到了小學5年級那會兒,劉景崇家裡實在窮得連飯都吃不上了,無奈之下劉景崇放棄了學業,選擇輟學回家幫父母在地裡幹活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劉景崇磨練出了勤勞能幹的習慣。雖然平日裡他沉默寡言,但心裡早已經有了其他打算。

到了劉景崇18歲這年,村子裡的大部分年輕人都選擇外出打工,家裡幾乎只剩下了老人,劉景崇這時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,他不滿足現在的生活,所以在和父母商量之後,獨自來到廣東佛山打工。

也正是從這裡,劉景崇開始了自己的「崛起之路」。

可剛步入社會的劉景崇,由于社會經驗不足加上自己沒有好的學歷,導致很難找到合適自己的工作,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,劉景崇所帶的錢近乎花完,這時他每天只吃一頓飯,並且每天不是睡在橋洞底下,就是睡在公園的板凳上。不過即使這樣,劉景崇依然不放棄在城市裡立足的理想。

他在各種工作都試了一圈以後,發現自己很喜歡做服裝銷售這份工作,于是就在此長期紮根開始幹,但剛開始劉景崇的銷售業績並不理想,幾個月個月下來沒賣出幾件衣服,這讓他開始懷疑自己:

「難道這份工作也不適合我?」

不過這家服裝店的老闆在瞭解完劉景崇的身世後十分同情,因為他最初也是從農村闖出來了,所以老闆在劉景崇工作期間,一直鼓勵他不要放棄。又經過幾個月以後,劉景崇通過努力成為了公司的銷售冠軍,這不僅讓他的存款慢慢變多,也讓劉景崇的職位慢慢升到了銷售經理。這對于他來說可謂是天大的好事,隨即他又把鄉下的父母接到身邊來照顧。

與此同時,自從錢多了以及升職以後他的野心也逐漸變大。所以在這家服裝公司積累了一定的人脈和經驗之後,他果斷選擇離職。轉身就投入了一家更大的服裝公司,並且一去就擔任總經理一職。

到了2000年,他所在的這家公司成功上市,此時劉景崇的薪資加上各種福利補貼,一年下來賺取的已經超過上百萬,這在2000年無疑是一個恐怖的數字。

除此之外他在外面還投資了一家屬于自己的公司,有錢有人買,自己投資的那家公司也是蒸蒸日上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劉景崇的事業越做越大,甚至在佛山市都變成了極為出名的企業家,此時的他已經是身價過億的大老闆。在此期間他還娶到了一位年輕漂亮的老婆,不久之後他的妻子還為他生下了一個兒子。

事業愛情雙豐收,這是多少人可望不可及的事,但這只是故事的開始。

這個時候的劉景崇可以說完成了兒時的夢想,劉景崇的成功,讓父母、讓自己的妻子與兒女過上了好日子,而自己每天閑來無事就釣釣魚、打打高爾夫球,這樣的生活在其他人看來是十分幸福,可對于劉景崇來說,這日復一日的生活讓他感到厭倦甚至是想要逃避。

因為從名義上劉景崇是去玩,但其實他是通過各種偽裝的面具與不同的人打交道、談生意的。這讓劉景崇始終覺得甚或充滿了壓抑。

隨後在機緣巧合之下,劉景崇看到了一本書,這是他決定出家當和尚的關鍵一點!

劉景崇看到了隱士寫的一本書,上面寫有一名隱士終南山過上了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、看書抄經打坐的日子,這讓劉景崇十分感興趣,之後一次偶然的出差機會,劉景崇更是親自來到終南山,不過這時他還沒有遁入佛門的想法,此次上山只是為了拍攝一個有關中醫和道醫的紀錄片。這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正好拍了兩個月,這兩個月的山中生活讓劉景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和自在。

結束之後劉景崇又回到了廣東,可喧鬧的城市以及每天的應酬,讓劉景崇愈加感到不舒服,于是乎在2013年9月,劉景崇再次獨自前往終南山,過起了隱居的生活。

終南山自古以來就被稱之為隱士第一山,這裡風景優美,沒有人世間的煩惱與追名逐利,有的只是生活的安寧與平靜,劉景崇對這座山喜愛的不得了,他每天在這裡聽著大自然的聲音,將所有的煩惱全都忘卻了,一切的一切讓他似乎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小時候。

在這樣清淨的環境下,劉景崇漸漸感受到了佛法的精髓,自從他來到終南山修行之後,飯桌上從來沒有過大魚大肉,他和其他修行者一樣,每天清淡的素菜吃著,雖然條件簡陋,但生活的極其安心。

隨即劉景崇下定決心,他要告別紅塵,過隱居的生活。

當他把這一想法告訴家人後,家裡人都覺得他瘋了想極力阻止,可劉景崇卻依然堅持這一選擇,他脫下了平日裡穿的西裝,穿上了簡單樸素的長袍,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所有人,他要靜下心來去修行。

這時劉景崇的家裡人認為,他只是一時衝動,受夠了苦肯定會回來的。但在終南山的劉景崇,每天和修行者過著樸素的農耕生活,閒暇時光與道友們喝喝茶、讀讀書,這種舒適的感覺是劉景崇從來沒有過的。

在2013年年底他又回到了廣州佛山,在這期間,他試著過比以前更好的物質生活,但這一切的繁華,讓劉景崇發現他絲毫提不起興趣。于是乎他再次回到了終南山,過著閑雲野鶴般的生活。不過他不滿足于隱修的生活,而是想要剃髮為僧。

後來他找到了一個師傅,安徽含山縣褒禪寺的主持紹雲和尚。

2015年8月2日,在正式出家的前一天,劉景崇跟著寺內的和尚打坐完以後,讓其中一位師兄先給自己剃了頭髮,頭上只留下了最後一撮兒頭髮以待師傅在剃度儀式上剃度。

到了8月3日,劉景崇正式剃度出家,當代佛門高僧紹雲法師為他舉行剃度儀式,一邊剃度一邊口中念念有詞道:「金刀剃下娘生髮,遠去塵勞不淨身。圓領方袍僧相現,法王座下大丈夫!……」

剃度儀式結束後,紹雲法師賜予劉景崇法號:衍定法師。

這件事在社會上引來了極大的輿論,很多媒體都爭相報導:

「廣東佛山一男子捨棄百萬年薪,為理想生活隱修終南山」

很多人對此感到不理解,為何事業愛情雙豐收的人會剃度出家呢?難道其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?

可對此劉景崇並沒有什麼過多的解釋,其實他剃度之前,參加了人生最後一次真人採訪《魯豫有約》,節目中的他說話很慢,態度很平和,從中的態度不難看出他已經和現代的社會格格不入。

劉景崇在出家之後,妻子和家人對他的選擇非常反對,他們曾不止一次勸劉景崇,可他對此絲毫沒有動搖,並對妻子說:

「我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路,你哪來的回哪去吧」

聽到這話的妻子已然是心灰意冷,隨即下次來看劉景崇的時候帶來了離婚協議書,雙方在簽完字之後,妻子流著淚對劉景崇說道:

「我愛你如此之深,你離去卻如此決絕。你沒有錯,我也沒有錯,錯的是我們之間的相識,我只願再無來世。」

隨即就一個人帶著孩子離開了,不過劉景崇曾經作為一家之主,在剃度出家之前已經把所有的財產轉移到了妻子以及父母名下,保證了他們在未來的生活中衣食無憂,也算是了斷了自己在世俗中唯一的牽掛,自己也可以放心的出家。

縱觀劉景崇的前半生,努力工作、結婚生子,和眾多平常人的生活軌跡一樣,為了在城市裡紮根而努力地工作著,但長久以來這樣的生活,讓劉景崇開始不明白人生的意義在哪裡。隨後在機緣巧合之下,劉景崇體驗到了終南山的隱修生活,這讓他一下找到了自己存活的意義,隨後他決定後半生的自己要為自己而活。

從2015年到至今,已經過去了6年多的時間,劉景崇現在平日裡除了農禪並重以外,其餘的時間全都是在研究佛學,平淡的日子裡充滿了自在。

生而為人,生活皆苦。心中的值得,心中的桃花源,才是人生的本真。有人甘願委屈自己的本真,做生活的奴隸;有人要做回自我,無愧于心。無論哪種選擇,只要開心、自在就好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