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加代」江湖往事:滅「賊王」張子強威風,送「小賭王」崩牙駒人情,拿「新義安」向華勝出氣

南國江湖流傳著一個名字,抖音上有關他的故事數不勝數。他便是「加代」。

改開大潮中,一個京城老炮熱血南下,一番摸爬滾打,成了深圳的「江湖天花板」,並由此與港澳江湖發生激烈交鋒,和數位傳奇梟雄上演連台好戲。

江湖大幕拉開,「加代」瀟灑登場,接連過招張子強、崩牙駒、向華勝:

單槍匹馬滅張子強威風,仗義出手送崩牙駒人情,為兄弟出頭暴打向華勝……風光過後再見江湖,人海裡醉倒街頭小酒館。

有道是:

江湖風雲散,往事盡如煙。

誰人當年奔怒海,一杯濁酒祭浪頭。

一、

「加代」原名任家忠,1963年生于北京東城黃寺大街某家屬院,82年參軍,四年後退伍,家裡托關係進了某部委做了個小科員。工作之余,常與戰友兄弟活躍在四九城的歡場夜店,部隊出來身手不凡,為人重情重義,結交了不少江湖朋友,在黑白兩道小有名氣。

「加代」長相帥氣,瀟灑豪爽,在京城江湖上與白小航齊名,人稱「帥不過加代,俏不過白航」。

原本「加代」在皇城根下過得悠哉遊哉,直到撞上了東城「扛把子」寶剛。90年的一天,寶剛的馬仔在歌廳,調戲「加代」兄弟的女友,雙方衝突寶剛帶人把「加代」兩個兄弟揍得不輕,「加代」火冒三丈,直接提上鳥槍當街把寶剛給「轟」了。

「加代」廢了東城扛把子,震動京城江湖,這下子京城也待不下了,一路南下廣東。

機緣巧合來到深圳,沒想到卻在這裡迎來春天。敢打敢拼的「加代」迅速在江湖立足,先是打掉東門步行街「東霸天」一戰成名,幾年之內將羅湖大小幫派掃了個遍,接連擊敗湖南幫、廣東幫、天津幫、東北幫,一躍成為深圳「江湖天花板」。

「加代」為人真誠仗義,有擔當敢出頭,鮮少閒言碎語,刀口槍下眼都不眨,曾經一句話免掉兄弟兩千萬債務,北方人敬他義氣,南方人敬他膽氣,在江湖上很吃得開。說到「加代」外號由來,那是一幫有勢力的老闆,強烈要求他出山做商會會長,他推辭不受,最後勉為其難,于是說「加個代字,代會長」,隨後「加代」之名便在江湖傳開。

深圳與香港一河之隔,與澳門隔海相望,作為開放交流的橋頭堡,自然也是港澳江湖衝擊的最前線。「加代」的江湖對手陸續登場,第一個便是「世紀賊王」張子強。

二、

1992年,「加代」與張子強來了一次火星撞地球,狠狠殺了「世紀賊王」的倡狂之風。

「加代」與張子強為何會有交集?原來張子強狡兔三窟,在深圳也有幾個秘密據點,張子強的幾個親信都經常在這裡出沒。

那是在深海國際飯店,「加代」設宴招待京城朋友「馬三」,恰巧張子強的貼身馬仔陳志浩也在此吃飯。言語不合起了衝突,都是從沒低過頭的狠茬子,陳志浩說話很沖,「老子是跟張子強的,誰敢動?」「加代」暴起一頓拳腳伺候。陳志浩爬起來說,「加代是吧,你等著!」

隨後陳志浩帶人上門挑釁,又被「加代」收拾地滿地找牙。陳志浩找到張子強,說自己被「加代」整得很慘。

貼身馬仔被欺負了,老大不出頭主持「正義」,以後還怎麼在江湖上混?張子強喊上葉繼歡,又帶了幾個得力幹將,帶齊重型武器,直接殺到「加代」在羅湖開的一家鐘錶行,綁了「加代」三個兄弟。

隨後張子強手寫親筆信,托人轉交「加代」,大意就是說,我綁了你三個兄弟,要想他們活命,你一個人到深海國際酒店8018房見面,否則明天準備收屍。

「加代」向來重情義,接到張子強信後,不敢怠慢,簡單收拾一下當晚直奔深海酒店。

敲開房門,探頭的是一臉壞笑的葉繼歡,伸手一把將「加代」拉進去,「砰」地關上房門,另一隻手壓著AK頂在「加代」額頭,大步流星逼著「加代」往房間裡退。

「加代」正正盯著葉繼歡的眼睛,後退中碰到桌角,張子強就在桌邊站著,「欺負我的人,看我怎麼收拾你!」

沒等張子強說完,「加代」突然從褲袋抓出一顆手雷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塞進張子強領口,另一手抓著葉繼歡的槍口,「來啊,打啊!看你扣扳機快,還是加代拉線快!」

「加代」這陣仗把現在所有人都嚇傻了,張子強定了定神,對葉繼歡使了個眼色,「不得無禮!」轉頭對「加代」說,「加代,我張子強敬你是條漢子!放下手裡的東西,什麼都好說。」

「加代」怒目圓睜,「關公在上,先把我三個兄弟放了!」張子強舉起右手,「君子一言,說話算話!」

隨即「加代」的三個兄弟被從地庫中放了出來,「加代」看著張子強,「接下來怎麼玩,我陪你!」張子強自打進江湖以來,「加代」這號猛人幾乎是頭一遭見,知道「加代」不好惹,居然生出一種「梟雄惜梟雄」之感。

「兄弟,你和陳志浩的事我都知道,摩擦了點兒皮外傷,多大點事兒嘛!我張子強可沒如此小心眼。都是出來混的,咱們交個朋友,浩子,過來跟你加代哥賠不是。」

滅了張子強威風,居然收穫了世紀賊王的「友誼」,成了「加代」留在江湖的一段佳話。

三、

1994年,「加代」又與「崩牙駒」發生交集,「加代」送「崩牙駒」的人情,幫了這位前「澳門教父」的大忙。

「加代」手下有不少湖南兄弟,與湖南幫猛人「小毛」關係也不錯。話說「小毛」常年在澳門活躍,與「澳門教父」崩牙駒關係匪淺,最近還從崩牙駒手中拿下了葡京的疊碼生意,正在尋找合作夥伴,思來想去打算拉「加代」一起入局。當然,「小毛」更看重的是「加代」的人脈,「加代」是商會會長,認識很多有錢的老闆,關係遍佈黑白政商,有資源,出事能擺平,自然是最好的合作人選。

「哥,有個來錢快的生意,做疊碼,要不要一起玩?」「小毛」說。

「哈哈,兄弟,哥也不缺錢,掙錢先放一邊,就沖你找哥了,哥就當給你捧場!」「加代」滿口答應。隨後,「加代」召集商會大佬開了個酒會,提出去葡京瀟灑一番。酒會上的大哥大姐們家家荷包滿滿,正愁花不出去,聽了「加代」提議,紛紛報名。

隨後,「加代」的這支商務旅行團到達葡京,團員們都是大手筆,海派程度讓貴賓廳主大開眼界,第一天就玩了1.3個億的籌碼。這可是「大金主」,崩牙駒提出親自會見「加代」。

「你好,我是加代。」「加代」看著眼前的崩牙駒,個子不高卻有一種特別的霸氣。

「拿酒來,今天我要跟加代一醉方休!」崩牙駒張開雙臂,給了「加代」一個大大的擁抱,「以後多照顧我生意!」

「沒問題,到內地有啥事儘管找我!」「加代」和崩牙駒碰杯一飲而盡。

沒多久,「崩牙駒」手下的四大護法之一「金剛」,到內地收賬卻出事了。原來在深圳南山,有家易華商貿公司,老闆岳金華身家有五六個億,沒事兒就喜歡去葡京玩兩把,某次輸進去6000萬,付了4000萬之後,剩下的兩千萬打了欠條,說回去再給。嶽金華回了深圳,欠款卻再沒消息,兩千萬畢竟非同小可,崩牙駒便派出「金剛」前去收賬。可強龍不壓地頭蛇,去了反而被嶽金華收拾了,嶽金華背景硬得很,將「金剛」關進局子,崩牙駒遠水不解近渴,在澳門乾著急。

這時候,「小毛」向「崩牙駒」獻計,「你跟加代打個電話試試,說不定他能擺平。」

崩牙駒便撥響了「加代」的電話,說「金剛」是「小毛」的朋友,看「加代」能不能幫幫忙。

「別說是小毛的朋友,就沖你打電話找我了,不是小毛的朋友我也要管。」「加代」在電話裡讓崩牙駒放心。

很快,「加代」便托人把「金剛」撈了出來。崩牙駒非常高興,讓「加代」一定來澳門一趟,自己必須親自設宴感謝。

「加代」剛到澳門,崩牙駒就讓手下給了「加代」一張葡京的黑金VIP,這張卡額度無上限,讓「加代」在葡京隨便玩,不用擔心消費多少,賬全部記到崩牙駒這裡。沒想到,「加代」卻拒收這張黑金VIP,讓崩牙駒很是不解,還以為是手下招待不周,讓「加代」不開心了。

好酒好菜上齊,崩牙駒又掏出那張黑金VIP,「加代是咋回事?幹嘛不收?看不起我崩牙駒不是?」

「加代」淡淡一笑,「不瞞你說,駒哥,幫朋友一小忙,送這厚禮沒必要嘛!」

「你不收就是看不起我!」崩牙駒還是一臉嚴肅。

「你把這個收了,我才收。」「加代」笑著從懷中掏出一張兩千萬的支票,遞給崩牙駒。原來「加代」專門查清「金剛」與嶽金華之間的來龍去脈,派人上門敲打嶽金華,讓嶽金華乖乖簽支票還錢,幫崩牙駒清了這筆欠賬。

「加代,夠意思!以後到澳門有啥事,報我崩牙駒的名字!」

可惜崩牙駒沒紅幾年,便在98年鋃鐺入獄,幾年後「加代」也離開深圳,回了京城。

時間來到2002年,「加代」在京城和向華勝不期而遇,這次相遇可是冤家路窄。

四、

「加代」與向華勝有何恩怨呢?眾所周知,向華勝與京城頑主白小航是宿敵,90年代向氏兄弟來京發展,就在向家開的演歌台夜總會,白小航曾經暴揍向華勝一頓,也有說是與向華勝哥哥向華強發生衝突,雙方結下樑子,白小航把向氏兄弟趕出京城,又追到深圳,最後向家托關係借七處之手,讓白小航魂斷江湖。

「加代」年輕時和白小航關係非常鐵,白小航死後「加代」對曾經的好兄弟念念不忘,逢年過節常常給錢接濟白小航家裡。對白小航與向氏兄弟的恩怨,「加代」也一直耿耿于懷。

2002年,白小航祭日,「加代」領著一幫好兄弟祭奠白小航之後,又給了白小航家裡十萬塊錢。回來後跟兄弟們喝酒,「加代」百感交集,席間聽說向華勝來了京城,據說如今的向華勝風光耀眼,還發起了雄心勃勃的電影計畫。「加代」馬上找人打聽到向華勝的行蹤,對方就在旁邊的一家酒店吃飯。

「這麼多年,終于等到你了!」「加代」恨恨地說。

「加代哥,過去多少年了,都翻篇了。」兄弟們紛紛勸「加代」收手。

「航子,今天我要代你出口氣!」「加代」將杯中酒一飲而盡,一幫人風風火火趕到向華勝所在酒店。

此時,黑西裝,白毛衣,金絲眼鏡的向華勝正跟一幫老闆大談生意藍圖,手中搖著紅酒杯晃來晃去。

「加代」沖過來,一個酒瓶摔炸在酒桌之上,菜湯濺了向華勝一臉,向華勝一邊拿出白手絹在臉上抹,一邊站起來怒吼,「什麼人這麼放肆,我是向華勝!」

「加代」一拳打在向華勝鼻子上,登時鼻血就冒了出來,「找的就是你!」「加代」轉身望著向華勝的一幫生意夥伴,「沒你們的事兒,都給我老實點!」這些商界大佬面面相覷,沒人敢亂動。

「把他拖出來!」隨後「加代」的兄弟們一哄而上,拳腳雨點般落下,讓這位港圈大佬在生意夥伴面前丟盡面子。

「航子,哥今兒幫你出氣了!」遠處傳來警笛呼嘯的聲音,「走!」「加代」揮揮手,一幫人匆匆離去。

尾聲:

其後「加代」遠離江湖,晚年好酒的「加代」,沒事兒就喜歡在小酒館跟老友喝上兩杯。

兩年前,「加代」因淋巴癌去世。江湖走完一遭,人生恍如大夢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