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過蔡國慶,為愛未婚生子,分手後帶著男友兒子嫁給朋友,現54歲苦盡甘來事業更上一層樓,被老公寵成公主

現代生活的速食情感,經常讓人真假難辨。

在光怪陸離的娛樂圈裡,更是如此。

但也不乏有真感情在,像王菲和那英的閨蜜情就是真實存在的。

當年一首《相約1998》,可謂是吸粉無數。

其中王菲的感情生活一直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笑點,而作為閨蜜的那英也不甘其後。

曾示愛蔡國慶,又與國足前運動員同居10年,並為其生下一個兒子。

最後卻在眾人不解間,轉身嫁給了酒吧老闆。

如今兒女雙全的她,不願再提起前塵往事:

「誰還沒有個年輕氣盛的時候」。

那麼曾經大大咧咧甚至有些強勢的她,都做過哪些糊塗事呢?

空有一副好嗓子,卻配了一個狗腦子

1967年,那英出生在東北遼寧省。

她的性格就像大多數東北人一般,豪爽、大大咧咧。

但雙胞胎姐姐那辛,卻是與妹妹相反。

姐姐性格溫柔可人,做起事來總是踏實、穩重。

一家有這樣兩個漂亮、可愛的活寶,日子過得可是有滋有味。

那英打小就調皮好動,但在唱歌方面頗有天賦。

父母發現了這一點後,便開始有意地培養她。

1979年,父母把12歲的那英送到了少年合唱團。

在這裡,那英感受到了登臺演出帶給自己的力量和喜悅。

慢慢地,小那英愛上了這種感覺。

雖然貪玩,經常為了少寫作業跟父母耍心眼,但合唱團的演出和訓練那英一天都沒有落下過。

4年後,那英聽說瀋陽的歌舞團非常出名,便連做夢都想考進去。

經歷了三次考試,終于美夢成真了。

來到歌舞團後,那英感覺自己和偶像蘇芮又近了一步。

經常在臺上翻唱蘇芮的歌曲,甚至還專門錄過磁帶。

那時的那英,不惜為自己改名為蘇苒。

唱的歌受到了聽眾的喜歡,更堅定了她在音樂這條路上走下去的決心。

1988年,那英憑藉一副好嗓子在「陽光杯」音樂比賽中拿到了金獎。

而她的好嗓子也被穀建芬看中了,邀請她加入自己的培訓中心。

眼看喜從天降的那英,立馬收拾行李跟著老師來到了北京。

在谷老師的指導下,那英的進步一日千里。

不僅為自己取藝名叫「蘇丙」,還在演唱會上憑藉一首《山溝溝》展露頭角。

自此,那英的唱歌功底和好嗓子受到了越來越多的人的認可。

在慢慢地熟悉中,谷老師也摸清了那英的脾性。

曾在接受採訪時直言:

「話多,話太多了,有些話不經大腦就說出來了」,

「長了一副好嗓子,卻配了一個狗腦子」。

看著女兒漸漸有了名氣,那英的父母便讓姐姐也到北京來看著妹妹。

父母都知道那英是怎樣的「德行」,恰巧那辛不僅辦事可靠還頗有管理方面的天賦。

于是,姐姐就這樣成了那英的經紀人兼助理。

示愛蔡國慶,可惜意中人相中了親姐姐

作為谷老師的得意門生,自然是不遺餘力地幫助著那英的事業。

當時正好有人找谷老師幫忙錄製《望春》這首歌。

想給學生一個機會的谷老師,便安排另一個得意門生蔡國慶和那英一起錄製《望春》。

年輕的蔡國慶有顏值,有才華。

哪怕是只往那一站,都會引來很多年輕姑娘側目。

情竇初開的那英也不例外,被蔡國慶謙謙君子的樣子迷得七葷八素。

幾天錄製下來,不禁春心萌動。

俗話說得好:「近水樓臺先得月」,性子直的那英便展開了對蔡國慶的攻勢。

打聽到蔡國慶喜歡吃巧克力,便去商店買了巧克力來。

算著時間,等在蔡國慶練完歌回來必經的路上,突然跳出來給他一個「驚喜」。

還會買一些零食、糖果送給蔡國慶。

有次,那英好不容易把蔡國慶約了出來。

路上那英羞澀地問他:「咱倆試試吧」?

聽到這麼直白的話,蔡國慶當時就羞紅了臉。

支支吾吾半天,告訴那英:「我喜歡那辛這樣的」。

眼見告白失敗了,那英急了。

扔下蔡國慶就跑開了。

而少女的單戀也就此結束了。

與高峰同居10年,不惜為他未婚生子卻遭背叛

淡忘了蔡國慶這一烏龍事件,那英又開始尋覓新目標了。

1995年,好友毛甯來找那英:

「我得了兩張足球票,咱倆去看吧」。

一聽有出去玩的機會,那英立馬答應了。

在球賽開始那天,那英穿著十分隨意地便去了球場。

看了一會比賽後,那英發現身穿11號球衣的運動員非常帥氣,球踢得又好。

便激動地問毛寧:「11號是誰啊」?

毛寧見狀,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那英:「那是高峰,是球隊的主力」。

「你要想認識,等他踢完比賽,我介紹你們認識」。

聽此,那英連連搖頭:「不行不行,我今天都沒打扮」。

後來,那英一番打扮後,在毛寧的牽線搭橋下,與高峰結識了。

當時高峰在足球隊威望很高,被稱為是「中國第一前鋒」。

再加上顏值不錯,非常受粉絲們的喜歡。

有了第一次破冰後,高峰也表示對歌手那英頗有好感。

一來二去之間,發現兩人竟然還同為東北老鄉。

雖然兩人行業不同,但總有說不完的話。

有次,兩人和朋友聚餐時,高峰突然摟住那英親了一口。

饒是那英再大大咧咧,也被高峰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。

回過神的那英心想:「這是在一起了嗎」?

「這是他表白的方式嗎」?

就這樣,兩人在一起了。

當那英的姐姐和好友們得知這一消息後,紛紛勸她要三思而後行。

可沉浸在愛情裡的她,不僅不聽勸,還執意釀下了日後的大禍。

兩人在一起後沒多久,高峰便宣佈退休了。

面對男友這一選擇,那英十分支持。

為了能和男友天天在一起,那英租了一間房,開始了同居生活。

退休後無所事事的高峰,便像個「閑雲野鶴」一般,每天待在家裡等著那英下班。

那英也對此甘之如飴,更拼了命地唱歌賺錢。

無時無刻不幻想著和男友日後的幸福生活,可謂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。

高峰喜歡喝酒,那英就陪他去酒吧。

兩人最常去的就是離家不遠的一家酒吧,還因此結識了老闆孟桐。

孟桐從國外留學回來,看准商機便開了幾家酒吧。

因為都是年輕人,又都喜歡交朋友,孟桐和那英等人在推杯換盞間結下了深厚的友情。

有次,孟桐看著性格豪爽的「大姐大」那英,不禁感歎:

「以後娶媳婦就要娶這樣的」。

可惜當時那英身邊另有「佳人」相伴,孟桐只能望而卻步。

孟桐在惋惜時,那英和高峰的感情卻在急劇升溫。

曾經為高峰唱了一首《征服》,感動了許多人。

那英也是愛慘了高峰。

2003年,那英查出懷孕。

激動的心情一時間難以自已,那英趕忙回家向高峰報喜。

可是聽到消息的高峰卻只是敷衍的回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,便再也沒有了下文。

只可惜,當時那英沉浸在懷胎的喜悅中,沒有察覺到高峰的不對勁。

姐姐那辛聽說這件事後,立馬趕來苦口婆心的勸那英放手,別再執迷不悟。

但那英卻固執的認為姐姐是在嫉妒自己,為此姐妹兩個還「反目成仇」了。

最後,那英還是走上了未婚生子的路。

2004年,那英為高峰生下兒子,取名為高興。

可那英還沒高興幾天,就傳來了噩耗。

遠在家鄉的王納文在報導上看到高峰和那英恩愛的樣子時,心裡恨到了極點。

原來,2000年時,高峰在酒吧認識了王納文,並一直保持著親密關係。

王納文還為高峰生下了一個兒子。

這麼多年來,在北京高峰便去陪那英;回了瀋陽,高峰便來到王納文身邊。

還真是高明的一招「狡兔三窟」啊。

起初,王納文並不相信外面的流言蜚語,直到親眼看到報導後,才相信了真相。

為了孩子、為了家庭,王納文忍無可忍了,一氣之下將高峰告上了法庭。

得知此事的那辛,將妹妹家裡的報導、電視,統統都挪出了臥室。

生怕妹妹得知此事,身體受不了。

可紙哪有包得住火的,那英還是知道了這件事。

悲痛欲絕之下,火速與高峰劃清了界限。

彼時,高興才剛剛4個月。

所幸,王納文沒有被仇恨衝昏頭腦,沒有將禍事扯到那英頭上。

相反王納文還對那英非常同情。

等那英坐完月子後,便帶著人去「問候」了王納文,還給她留下了足夠的營養費。

果然還是女人更懂得心疼女人。

與此同時,那英也看清了高峰的醜陋嘴臉。

自此,那英便獨自帶著兒子生活。

與孟桐從哥們處成了夫妻,終于找到歸宿

雖然在面對背叛時,那英處理的乾淨俐落。

但將近10年的感情不是說放就能放下的,特別是自己對高峰付出了那麼多,還換來這樣的結局。

一時間,那英陷入了無盡的悲傷和黑暗中。

特別是面對媒體的質問和採訪時,那英更是像霜打的茄子一樣。

最終還是那辛站出來發聲才得以平息:「事已至此,沒什麼好問的了」,

「事實就擺在眼前,請不要再傷害我妹妹了」!

得知那英分手的孟桐,立馬趕來陪伴好朋友。

知道那英心情鬱悶,無處排解,孟桐便帶著那英去自己的酒吧喝酒解愁。

孟桐經常親自為那英調酒,還會吩咐員工提前準備好小吃、水果。

而那英也驚奇地發現原來孟桐一直在默默的記著自己的喜好。

起初,酒吧的員工還好奇:「老闆怎麼最近經常來店裡呢?平時可是人影都見不到一個的」。

慢慢的,員工們也發現了其中的「貓膩」:員工是來為心愛的女人調酒的。

險些患抑鬱症的那英,也在孟桐的陪伴下,慢慢好了起來。

笑容再次出現在這個經受打擊的女人的臉上。

對于高興,孟桐也一直是當做親生兒子看待。

因為高興喜歡運動,孟桐便經常帶他去踢球、滑雪……

兩人相處時,就像是親父子一般。

在平日得相處裡,那英也看到了這個男人的真心。

孟桐眼見時機成熟,便向她求婚了。

那英也不改往日稀裡糊塗的性子,稀裡糊塗的答應了孟桐的求婚。

2006年年底,兩人在加拿大註冊結婚了。

次年生下了軟萌的女兒——蘋果。

有了兩個孩子的那英,慢慢地開始學著成長,也懂得了責任的意義。

有時,那英會猛然間意識到自己現在變得好心細。

在機場時,那英前胸後背都會背著包,而且包裡都是孩子和老公的物件。

這些都是在有孩子前,絕對不會發生的事。

那英外出工作時,孟桐就在家帶孩子。

每天都會和那英通話:

「放心吧,孩子們都帶的很好」,

「你還有五天就可以回來了哦……」

在日常生活中,孟桐也像一個忠誠的騎士一般。

時刻叮囑那英:

「你要注意保暖,不要感冒了」,

「在外面累了就回來,我養你們娘仨」。

就連孟桐自己都說:

「我就像養了仨孩子一樣」。

現在的那英,一家四口過的可真是幸福啊。

那英生日時,孟桐也會精心的準備好禮物。

一次那英生日時,孟桐專門定做了愛心蛋糕。

還把兩個孩子和那英的照片一張張的疊成了心形放在蛋糕上。

這份用心,真是無人能比。

那英在做《中國好聲音》導師時,孟桐還會大方的請小二班的學員們吃飯。

小倆口還將自家閑著的房子騰出來給張瑋等學員住。

面對高峰,那英也大度地接受了高峰陪伴兒子的請求,同意週末可以帶孩子出去玩。

高興在這樣有愛的大家庭裡,成長的非常懂事又有男子氣概。

但對曾經的感情生活,那英卻閉口不提。

哪怕是孟桐曾說過不介意此事。

但那英也心細的察覺到了丈夫的敏感。

畢竟,夫妻之間雙向奔赴、共同努力才是經營感情的王道。

作者有話說:

很多事都沒有來日方長;很多人都是乍然離開的。

那英的前男友高峰不懂得珍惜,甚至做出無法原諒的錯事,落得今天這種下場也是報應。

如今的那英苦盡甘來,遇到了願意把她像小孩一樣寵的丈夫。

希望那英和丈夫可以越過越好,就讓渣男後悔去吧!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