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歲影后尹汝貞遭丈夫背叛、住小房間:遠離渣男保平安、大房子與我無關,「70歲越活越紅」找回自己的人生

不管幸與不幸,都不要給自己的人生設限,以免阻擋了生命的陽光。

小編看了76歲老戲骨尹汝貞的故事后,對這句話有了更深的感觸。

她在事業上升期嫁人,結果丈夫背叛,還卷走了全部財產。失婚后,名聲和事業受到雙重打擊,獨自撫養兩個兒子更是難上加難。

不過,世上的故事千千萬,悲慘者逆襲最好看。

如今的尹汝貞身上有太多關鍵詞,但每一個都跟「慘」無關。

英國衛報評價她, 「不可思議」

美國《紐約時報》夸她, 「上天賜的禮物」

每一個看過她老年生活的人都說, 「看了尹汝貞,我再也不怕變老了」

尹汝貞是誰?

如果只是聽這個名字,可能很多人都會覺得陌生,但如果你愛看韓劇,或多或少會對她有點印象。

1996年,年紀尚輕的她,憑借第一部作品《ㄏㄨㄛ女》走紅,包攬了青龍電影獎、大鐘獎、釜日電影新人獎等各大獎項。

1971年,又在電視劇《張禧嬪》里出演主角張禧嬪,因為演技出眾,受到了跟「容嬤嬤」一樣的待遇,去澡堂里直接被觀眾大罵。

如果這兩部片子,還不足以勾起大家的記憶的話,那《澡堂老板家的男人們》,應該在很多人的影片播放記錄里出現過。

她幾乎是唯一一個 「戲路不被年紀限制」的亞洲女演員,T情主婦、老ㄐㄧ女、奶奶......各種各樣的角色,她都能駕馭。

甚至去年,74歲的她,還憑借電影《米納里》拿下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,這也是半個世紀來第一次有亞洲女演員獲得奧斯卡金像獎,一時間霸占了各個平台的熱搜。

與之一起紅的還有她領獎時的致辭:

「其實我的名字是尹汝貞,大部分歐洲人叫我汝汝或者汝貞」,但是今晚,你們全都被原諒了。」

面對記者的那句「得獎的當下是不是最棒的時刻?」

她的回答也只是:「 奧斯卡又不是一切。」

所以頒獎典禮后,她從慶功宴溜了,自己回去吃了個泡面。

不過,雖然她不把奧斯卡當成多大的事兒,但奧斯卡卻沒有忘記她。

去年作為領獎人出現,今年又被邀請作為奧斯卡頒獎人前往洛杉磯,也就是這個時候,羅PD抓住機會,為她策劃了一檔旅行綜藝《意外的旅程》,將她在洛杉磯這段短暫的個人生活呈現在了鏡頭下。

老奶奶的日常有什麼可看的?

就算有明星光環的加持,好像也很難激發人的好奇心,畢竟這個時代,有太多明星需要靠自曝「個人生活」增加話題度了,作為觀眾的我們,看到的多了,便不覺得稀奇了。

可沒想到,就是這個老奶奶平平無奇的「慢生活」,讓大家跟追劇一樣,愛上了。

彈幕里出現的全是那句: 真想象尹汝貞那樣老去

她此次去洛杉磯,除了頒獎,還要宣傳新劇,前前后后加起來大概需要待一個月左右的時間,所以節目組在梅斯大道上租住了一棟房子作為「宿舍」。

這是一棟帶有院子的別墅。擁有完美大泳池,也能遠眺郁郁蔥蔥的山景,閑園綠野,舒適自在。

一進門,就是干凈的白色系,沒有花里胡哨的裝飾,簡簡單單讓人心神寧靜。

整體空間明凈透亮,四面八方的大窗戶把四野晨光日照盡攬懷內。室外的風景映入水平橫窗,一副渾然天成的風景畫便成了最好的裝飾。

米色的沙發、柔軟的地毯、稍加點綴的大白墻,讓客廳成為沉靜又舒展的天地。尹汝貞習慣穿著一身素色家居服,舒服地窩在這里和朋友聊天。

開放式廚房也是大面積的白色,清爽又通透。暖燈、被窗欞框住的綠野,又讓下廚時光多了幾分浪漫和趣味。

大島台占據C位,黑色家電嵌入柜體,黑白配色永遠經典,滿足日常所需的同時又讓空間更整潔統一。

然而這大型冰箱對尹汝貞來說,卻有些浪費了,空蕩蕩的冷凍室里只放了她最愛的魚子醬。

靠近窗戶的位置,是尹汝貞的工作區。她經常坐在這里,伴著陽光一遍一遍地背台詞,什麼時候能脫口而出,便什麼時候結束。

樓上是尹汝貞的臥室,簡直大到夸張。帶有獨立衛生間、衣帽間還有一張超大的床,窗景更是絕佳。

然而尹汝貞卻并不欣喜,理由是, 她害怕睡在大房間里。因為是窮大的,房間太大的話,就不知道自己應該待在哪里。

所以盡管這棟宿舍寬敞舒適、風景很好,她也相當佛系,并不關心,連剛到宿舍選臥室的時候,她都懶得上去。

包括經紀人告訴她這里的房價很高、離很多社會名流居住的小區非常近時,她更是直言 「這跟我有什麼關系」

不過,雖然對「住得好不好」并不在乎,但她對生活的要求卻很高,絲毫不潦草。無論住在哪兒、住多久,她都堅持著自己的一套規則。

每天早早起床,吃個簡單的早飯。1/4的蘋果加一杯提神醒腦的咖啡,就是全部了。

煮咖啡的過程,也不能忘記拉伸,這是一個長期健身的人,丟不掉的習慣。

而且,她隨身的行李中常備沙袋和啞鈴,就是為了保證充足的體力。早上起床后,她都會在空曠的房子里,練上一會兒。

因為自己是個努力的人,所以對努力的人也格外憐愛。

比如,每次采購回來,她都習慣性地將紙質購物袋整整齊齊地疊好,塞在廚房的角落里,下次出門接著用。

這樣便不會給正在拍攝的工作人員造成更多的瑣碎任務。

「我看到努力的人,就會很心疼。「

然而,明明她才是那個最該被心疼的人。

尹汝貞有一段清貧的童年時光,父親英年早沒,家道中落,母親含辛茹苦把她和妹妹拉扯大。

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下,她只想好好學習,考好大學,改變命運。

直到后來有一次,她為了補貼家用,去電視台兼職,沒想到偶然參加的一次試鏡,卻得到了業內人士的認可。

雖然那時候的演員并不好當,但勝在報酬豐厚,這對尹汝貞的吸引極大,畢竟家里實在太缺錢了。考慮再三她選擇放棄學業,進入演藝圈。

這之后,她的努力和運氣結合得剛剛好,片約不斷,各個類型的角色她幾乎都嘗試了,也獲得了很多獎項。

可就在大家為這個努力的女孩子,拍手叫好的時候, 她卻踩到了狗ㄕㄧ ,腳一滑再次跌進了深淵。

25歲那年,她結婚了,嫁給了沒什麼名氣的歌手趙英男,移居美國。

然而,生活總是這樣,七分靠努力,三分靠運氣。

尹汝貞終于攢夠了錢,確實能夠支撐她踏踏實實的當個主婦,但偏偏少了那三分運氣,再多的努力也很難改變生活的一地雞毛。

37歲那年,她跟趙英男失婚了。

雖說最終的原因,是男人頻繁背叛,但這也只是壓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,更重要的是, 結婚這些年,尹汝貞的日子,從未滿足過期待——

「在美國生活的那段日子里,像保姆那樣打掃房間,帶孩子。」

為了給丈夫準備韓國食物,她自己在家種菜,磨大豆做豆腐。

洗衣服的時候,她偶爾會打開電視看美劇,一邊鍛煉口語,一邊學習各種演技技巧,這算是她枯燥的日常里唯一能讓她覺得新鮮的事。

然而每次丈夫都會走過來,拿走遙控器,調到自己喜歡的體育節目。

被愛情沖昏的頭腦,總有清醒的時候。不被尊重且反復受S后,尹汝貞終于選擇失婚。為了拿到孩子的撫養權,她放棄了全部財產,回到韓國。

但等待她的,并不是解脫。

韓國對失婚女人的包容性極低,他們認為一個失婚的女人,是一個違反服從丈夫并遵守其婚姻諾言的人。

所以她的演藝事業一落千丈。

25歲時,她是收視女王,37歲時,她成了「最討厭明星黑榜第一名」。

為了活下去,她開始無條件接戲,別人不愿意演的角色,只要報酬合理,她都自告奮勇。

之后再回憶起這段拍戲時光,她很真誠地說道:

「我并不是為了聽到稱贊才演戲的,而是為了生存,為了能復活才這樣努力去演。」

如今,她復活成功了。

不再需要滿世界找戲拍,各大名導都主動把一些有挑戰性的角色留給她,認為只有她才能演出那種「悲壯」。

雖說曾經的那段「痛苦」沒什麼好回憶的,誰也不希望靠悲慘來獲得某種成功,但不可否認的是, 人都是從慘痛的經歷里,快速成長的。

對尹汝貞來說,從谷底爬起來后,隨著事業一起變好的,還有心態。

比如,不過分在意外界的批評和夸贊

在一段采訪里,她提到了很多人的「離開」。

當時說她聲音不好聽的導演,走了。不讓她進電視台的領導,也沒了。

一切的不好,都會以某種形式「結束」,那有什麼好介意的呢?

夸獎也是。

當記者把夸她的截圖拿給她看時,她并不覺得多驕傲:

「這些人當年那麼討厭我,如今又這麼喜歡我,這很奇怪,但這就是人類。」

別人這麼善變,你卻那麼執拗,大可不必。

還比如,年紀只是數字,愛自己永遠年輕

有媒體拍到她抽Y,問那是不是她。

她毫不在意:

「是我,我70多歲了,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。」

可以像個小女生一樣買漂亮衣服,付款的時候,暗戳戳的發誓,「這件衣服我一定要穿一輩子。」

也不必謹小慎微,害怕犯錯,「你得搞砸一次看看」。

更不要把自己局限在「母親」的身份里。

她一直獨居,跟兒子想見面再見面, 絕不將兩輩人的生活攪在一起。

兩個兒子在美國,一個做音樂,一個做時裝,快50了也沒結婚。

她卻從不催婚。

在她看來,比起去管兒子會跟誰結婚,不如把那點時間拿來背台詞,這才是對自己最重要的事。

有一天,可以站在領獎台上告訴孩子:「看,這是媽媽努力工作的結果。」

這是比「絮叨」和「強迫」更好的教育。

更重要的,不糾結過去,無所懼將來

在拍紀錄片《女演員們》時,當別的女演員談及婚姻流露出各種悲憤的情緒時,尹汝貞卻瀟灑地端起了9杯:

「哭什麼呢,再喝一杯吧各位。」

你要相信,每一個你覺得過不去的瞬間,日后都會成為你眼里云淡風輕的段子。

而即便經歷過糟糕的婚姻,她也依舊相信愛情。

「愛情就像一場意外,你遇到了一個人,你Z到了對方,然后你覺得你F了,然后你就瞎了。它會消失,當然有時會很痛苦,很傷人。但你會逐漸擺脫它,成為一個成熟的人。 但如果它能永遠持續下去,那就是夢想。」

這便是她對「愛情」的解答。

坦然、豁達、智慧、永遠相信、永遠天真。說實話,這樣的人生境界,一般人達不到,但至少尹汝貞的故事,讓我們在遭遇不幸、逐漸變老的路上,能往這個方向努力: 不沉迷悲傷,不畏懼將來,生活的驚喜往往都留給了最勇敢的人。


用戶評論